5、跟外教学习有什么好处?对考试有无帮助?

5、 跟外教学习有什么好处?对考试有无帮助?

跟外教学习英语的好处,在“问题2. 大洋为什么全外教”中已经回答了。这里解答一下外教教学是否有助于考试的问题。

我们首先要对教育和考试的关系有一个清楚的了解。

教育的目的是让人获得某种知识或能力,考试的目的是考查人是否具有某种知识或能力。

如果考试的结果总是和考试的目的一致,那么就一定是能力强的人分数高,能力弱的人分数低。然而实际情况并不总是如此,于是,能力的高低和考试分数的高低就构成了如下的组合:

A.       高能高分

B.        低能低分

C.        高能低分

D.       低能高分

AB是常态,理应如此。既然理应如此,提高能力肯定对提高成绩有帮助,这还是一个问题吗?问题是,还存在着状态CD

CD是非常态,需要分别进一步分析。

出现状态C,如果不是考试的题目有问题的话,就应该是应试者偶尔的失误。如果是后者,只需再考一次或者两次就可以考出正常的、真实的成绩。美国的高考SAT,每年可以考六七次,考生可以多次参加考试,选择最好的成绩提交报考的学校,这种安排就是基于上述的道理。

出现状态D,是应试者走运。成为幸运儿,谁不希望呢?为了迎合追求幸运的心理,有的学校竟然声称:

 
 

(对事不对人,故将学校的名字抹去)

 

常态的教育努力追求A,帮助B,避免C

变态的教育,追求D

这种变态的教育有两个方面非常值得关注。

第一,它制造焦虑。它是如何制造焦虑的呢?由于它鼓吹低能也能得高分,于是就对那些非低能的学生和家长产生影响,他们生怕自己(或孩子)由于没有参加这种低能高分的培训,反倒输给低能者。其实这种以“低能高分”为目标的培训跟作弊有相同的性质。一位优秀的医学院毕业生考研时因不愿作弊没有考上,而那些水平远不如她的同学却因考试时夹带,成绩比她高很多,她愤愤地说,来年考试一定要搞夹带。旅美教育工作者黄全愈要求儿子备考,儿子的应对是:备考就是作弊,因为别人不备考你备考,就像比赛时偷跑。我们可以想一想,按照黄全愈儿子的逻辑,专门备考的教育、专门备考的学校是什么呢?

第二,它能够制造焦虑,是由于它确有可能达成“低能高分”的目标。这是由现代考试的性质所决定的。现代考试由于考查范围公开(有公开的考试大纲、教学大纲、课程标准等等),形式公开(每年的题型变动不可能太大),于是,出题者对于押题者而言,处于弱势。为什么呢?

A、出题者人少,押题者人数众多。为了避免被人大量押中题(少量被押中是不可避免的),他们要做大量的数据工作。

B、 出题不容易。一道能够进入题库的题目,要经过出题、试测、计算其难度,区分度等测量学指标、筛选等等程序,才能进入题库。一道题目尚且如此,一套题目的难度,可想而知。

C、 押题一方的工作相对容易。重要的知识点一般都是要考的,一个知识点考查的方式其实是有限的。假设根据考试的常见题型,一个知识点有五种考查方式,而最近几年的考试已经用过四种,那么本年度的考试就很有可能用第五种。出题一方能作的选择是:要么用第五种,要么用先前考过的形式,要么想出新的形式,要么不考这个知识点。路越走越窄。

出题者和押题者的博弈仍在进行中。近几年理论和技术上出现了一些发展。例如在押题方面,运用了大数据的方法,使押题的准确率提高;在出题方面,托福的机考和网考,系统按试题难度随机给题,因此每个人得到的题目是不一样的。这又给押题增加了难度。你来我往,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,有意思着呢。

对押题,应该有正确的态度。所谓正确,大概有以下几端:

A、从出题的一方看问题,押题不是一种不正当的行为。押题,其实就是猜,你要考人家,人家猜猜题,猜对了是人家运气好,猜错了,人家认了,你总不至于霸道到了不让人家有运气的程度吧。再说,人家猜了,不说出来,你又怎么知道呢?至于反押题,也不应当做得太过。否则就会出现偏题怪题,就会偏离考试的目标。

B、 押题,有一个由谁押的问题。学生押题,是正常的智力行为,虽不宜鼓励,也不应该打击。但是如果不好好学习功课,把大量的时间用在押题上,实际上是一种赌博。要是押错了,赌输了,一无所有,还不如一点点积累知识,提高实力,既可能考好,又有实际的收获。至于教师甚至学校押题,则是个人押题的放大。不好好教学,把精力时间都放在押题上面,等于代替学生赌博,输了自己不亏,赢了则名利双收,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德行。

C、 至于押题的产业----那些应试培训机构----声称自己能帮学生考高分,我们要永远记住,那是一个真实的谎言。那样的机构实际上是不存在的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,如果真的存在那么一所机构,大家都去那个机构,大家都考好了,大家都上清华、北大,甚至哈佛、普林斯顿。别的培训机构就没有生存的可能了。而实际情况是,所有的应试培训机构都存在,所有的都这么宣传,但所有的学校也好,培训机构也好,都有考得好的学生,也有考得差的学生。这才是真实的存在。英语有一句话说,It’s too good to be true(太好了就不真了),说的就是这样的情况。希望你学会这句英文,也记住这个道理。

了解了考试的这些情况,懂得了这些道理之后,对大洋为什么从来不对考试成绩做任何承诺,一直拒绝做应试教育的理念,应该有比较清楚的理解了。始终以发展学生的英语能力为学校工作的核心,不让押题一类的赌博行为分散老师和学生的注意力,长期坚持,学生的能力提高了,考试成绩的提高也就顺理成章了。

大洋学生的实绩已经证明,按照这样的方式学习,不仅实力强,考试成绩没有差的。

今年高考英语状元白一晟同学(高考英语成绩147分)从四年级起一直在大洋学习,许多人都劝我们好好宣传一下,但我们坚持认为,学校出了优秀的学生,我们应该庆贺,应该喝彩,应该鼓励在校学生向其学习,毕竟,学校永远是学生的啦啦队,但以宣传优秀学生来招生,则有误导之嫌,不是一种诚实的做法。

学校与学生的关系,不应建立在误导或承诺的基础上。

教育靠的是信任,或者说,是信仰。你相信一所学校的专业水准和它的职业操守,你就可以选择去这所学校学习。至于学校方面,则不可能对你作任何承诺。好的教育都是没有承诺的,北大、清华、牛津、剑桥、哈佛、普林斯顿……,从来不对学生承诺什么,学生呢,就是要去。

一所学校,如果承诺学生可以达到什么目标的,就是在骗人,因为他们在承诺不能、也不该承诺的事情——教育。

拒绝变态!